18选7基本走势图|18选7开奖视频

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路徑選擇

22 2019-01

08:42

分享
來源:《經濟日報》作者:王東京

 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,必須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不動搖。要鞏固“三去一降一補”成果,推動更多產能過剩行業加快出清,降低全社會各類營商成本,加大基礎設施等領域補短板力度。在此背景下,我們有必要就如何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作理論分析,并提出相關的政策建議。

  去產能、去庫存須讓市場起決定性作用

  ■ 讓商品價格由市場決定 ■ 放寬市場準入

  ■ 取消對“僵尸企業”的補貼

  近幾年“去產能、去庫存”成效顯著,于是學界有一種觀點認為,下一步去產能、去庫存應重點轉向擴內需。這里涉及一個基本判斷:產能過剩到底主要是結構性原因還是總需求不足?判斷不同,應對辦法自然也會不同。中央指出,當前國內產能過剩主要是結構性的,對此我們可從“局部均衡”和“一般均衡”兩個角度來分析。

  從局部均衡角度看,假若某商品價格由供求決定,則該商品不會過剩。以電視機為例,若廠商定價是每臺3000元,消費者出價也是每臺3000元,電視機正好供求平衡,產品不會壓庫。反之若廠商定價3000元,消費者出價2500元,此時廠商若不降價,電視機就會積壓。由此可見,一種商品庫存增加,原因是不能持續降價。

  商品供過于求,廠商為何不降價呢?原因是銷售價格低于生產成本,企業就會虧損。換句話說,是商品的銷售價格被成本鎖定了。問題就在這里,企業要是短期內不降價只會增加產品庫存;但若半年不降價,企業就得限產(比如關閉部分生產線),形成產能過剩;而如果超過一年還不降價,這家企業就會變成“僵尸企業”。

  以上分析的是一種商品。從一般均衡看,市場之所以存在產品庫存與短缺并存,原因其實也在價格。瓦爾拉斯定律說:在理論上,市場一定存在一組價格體系,可以令全部商品的供給與需求平衡。反過來理解,市場如果不能全部出清,則是因為社會商品比價(價格體系)不合理,是價格體系失衡導致了供求結構失衡。

  以國內煤炭生產為例。前幾年煤炭生產過剩,原因之一是煤炭企業未支付原煤成本。照理說,企業生產加工所需原料是應該付費的,比如紡紗廠需要棉花就得花錢購買;可煤炭企業的原煤卻免費供給,實際上,就等于政府給了企業變相補貼。既然原煤免費,企業當然會不斷擴產。這樣看,煤炭生產過剩也就不足為怪了。

  要追問的是,如果煤炭生產過剩是因為原煤免費,可鋼鐵產能為何也過剩呢?問題的癥結還是在價格。前些年煤炭價格一路上漲,而電價卻受到管制,由于煤電價格未能聯動,一方面造成了電力企業虧損,而另一方面鋼鐵企業卻享受了用電優惠。鋼鐵、電解鋁等高耗電行業產能過剩,用電價格相對較低應是一個重要因素。

  再看“僵尸企業”。前面說過,企業因產品壓庫或產能過剩而持續虧損,如果超過一年仍不關停并轉即為“僵尸企業”。為何會有“僵尸企業”存在?經濟學的推斷是背后有政府支撐。事實確實也如此。前些年我調研過一些虧損企業,有的企業資不抵債卻茍延殘喘,就是由于地方政府一直在給企業輸血。要是政府不輸血,企業不可能存續下來。

  綜上分析,用市場機制去產能、去庫存需把握三個要點:一是商品價格由市場決定,讓價格體系體現需求變化;二是放寬市場準入,鼓勵要素流動,讓供給結構適應需求變化;三是取消對“僵尸企業”的補貼。同時,政府也要做好三件事:進一步簡政放權;維護公平競爭環境;為“僵尸企業”下崗職工提供基本的托底保障。

  穩投資杠桿必須管控好消費杠桿

  ■ 防范金融風險要管控投資杠桿,但首先要管控好消費杠桿,降低消費杠桿率

  學界有一種流行說法:投資、消費、出口是拉動經濟的三駕馬車。而我認為,投資、消費、出口并非三駕馬車,三者合起來是一駕。其中消費是馬,投資是車,出口是車上的物品。也就是說,投資要以消費為牽引,若沒有消費需求,企業是不會貿然擴大投資的。所以防范金融風險要管控投資杠桿,但首先要管控好消費杠桿。

  投資由消費帶動,那么消費靠什么帶動?古典經濟學的觀點,是收入決定消費。可是到馬歇爾之后,經濟學家的看法有了改變。費雪在1930年出版的《利息理論》中說,收入是一連串的事件(一系列消費活動)。如某人擁有10萬元,若用7萬元購買了消費品,這7萬元便是他的收入;余下3萬元不是收入而是他的資產(如儲蓄、股票等)。顯然,在費雪看來,收入有廣義與狹義之分:狹義收入等于消費;廣義收入則大于消費。

  1936年,凱恩斯出版了《就業、利息和貨幣通論》,為了解釋一個國家的消費需求不足提出了“邊際消費傾向遞減規律”。意思是:隨著人們收入增加,消費也增加,但消費增加卻趕不上收入增加,這樣消費在收入中的比重(消費傾向)會下降。從增量看,一個人收入越高,消費在收入中的占比就越低,故收入增長與消費增長并不同步。

  上世紀50年代后,由于消費信貸悄然興起,于是出現了消費者的支出大于收入的現象。比如,有人用自己的收入本來買不起房,但有了消費信貸后他們便可通過銀行貸款購買住房。有經濟學家認為,這類現象的出現也證明收入決定消費的理論不成立。果真如此么?有兩位經濟學家用自己的“假說”對此作了否定的回答。

  莫迪利亞尼的“生命周期假說”指出:在人生的不同階段,消費與收入會有不同的安排。通常的情形是:年輕時消費會大于收入,有負債;中年時收入會大于消費,有儲蓄;老年時,消費會大于收入,用儲蓄彌補缺口。前后算總賬,一個人一生的消費,最終仍取決于他一生的收入,其消費并未超過收入。

  弗里德曼的“持久收入假說”認為,收入分為現期收入與持久收入,而決定消費的是人們三年以上相對固定的持久收入,而非現期收入。現期收入固然對消費有影響,但影響不會太大。一個人現期收入不高,但若持久收入高,他也有可能增加消費,不然就不可能有消費信貸存在。

  不難看出,以上兩個假說講的其實是同一道理:從短期看,一個人的消費有可能大于收入;但從長期看,消費終歸還是要由收入決定。可這里有一個難題:照弗里德曼的假說,消費者按持久收入消費,銀行按客戶持久收入貸款,那么美國當年怎么會出現次貸危機呢?顯然,其背后還有更深層的原因。

  深層的原因是什么?我認為是消費杠桿率過高。舉個例子解釋:某人有100萬元想購房,假定銀行不提供房貸,那么他只能購買100萬的房產。現在假定有消費信貸,比如銀行可提供50%的貸款,那么他用100萬就可購買到200萬的房產,杠桿率是2倍;而銀行若提供90%的貸款,他用100萬便可購買1000萬的房產,杠桿率是10倍,可見信貸杠桿對擴大消費有舉足輕重的作用。

  當年美國發生次貸危機,正是杠桿率過高所致。這也給我們一個提醒,中國經濟穩增長要提振消費,而提振消費需要消費信貸的配合。但要注意的是,擴大消費應控制消費杠桿,否則一旦形成虛假市場需求會推高投資杠桿率,所以去投資杠桿,前提是要管控好消費杠桿。

18选7基本走势图 后一三码公式 江苏11选5和值号码推荐 时时彩送彩金39 今天球赛直播时间 众盈娱乐五分快三 河南11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加拿大pc一整天走势图 新时时乐和 甘肃快三今天全部开奖结果 2019最新注册就送体验金